嘉善博客
痴人随记
个人首页管理博客
个人资料
痴人信笔
博主:痴人信笔 [GG]
称谓:举人(3级)
注册:2007/4/5 17:20:34
[加为好友] [友情链接]
文章分类
我的相册
暂无任何照片
上一张下一张
最新消息
最新评论
最新留言
好象比我还要懒~ICO

我小学是601的,但貌似不是一小的

你是606的?

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ICO
统计信息
日志:3篇
照片:0张
留言:4条
访问:870人次
RSS2.0
播放器
我的文章

这天回家,家中无人,母亲又需停车,没有钥匙的我便在门前的小道上散步。夕阳西下,金黄的暮色洒在小道上,使周围的一切都洋溢着无限的暖意。偶一转头,望见了立在小道尽头的高墙边的那棵老树。童年时在它脚下嬉戏的画面如夏夜里的闪电般瞬时划过脑海,想起已许久不曾看过它,便慢慢走过去,在它身旁站定。
  它是一棵垂柳,年岁比我大了许多。我像从前一样站在它脚下,抬头望着它。它较之以前已瘦弱了许多,甚至不再挺拔,但是,那枝上新吐出来的嫩芽告诉我,它还在。——它现在就像一个迟暮的老者,依然在,只是身体已不甚清健,于是,便选择了安详的沉眠,算是图个乐得清静吧。
  我的眼睛又转向一旁,那棵曾依偎在它身旁的柳树站过的位置。那里如今空荡荡的,它的伴侣,已在数年前一个狂风肆虐的晚上,永远的离开了它。我的目光向上一瞥,竟发现有一根细长的铁丝牢牢地绑在它的枝头,应该是别人做晾晒衣物之用的。我看着现已年迈的老树,想起昔日的情形,一阵酸楚不禁的涌上心头。不觉得伸出手,抚摸它粗糙的主干,风过,它随即摇摆起来,枝上的叶儿们也跟着奏出“沙沙”的乐曲,柳枝轻抚过我的脸颊——他是不是从睡梦中醒来,低眼,看到了我——那个多年前在它脚下无忧无虑的嬉戏的孩子呢?
  不由得又想到从前挺立在公园中心的那棵大松树,它和我家门前的一对柳树一样,是这个居住小区里独有的。那树真真的大,也真真的高,加之位在中央,便更给人一种守护神般的感觉。以至于儿时的我常伸长脖子思考,若是攀到它的顶端,是不是就能直达天际。但也许正因它太高,阻碍了神督查人间的视线,在一个夏天的夜晚,随着一声巨响,它沉沉地倒下了。即使是现在想来,也着实让人感到惋惜。
  从背后传来的喊声将我的思绪拉回现实,母亲已在楼上,叫我适时回去。我抬头,再次看了老树一眼,然后把目光瞥向堆在它脚下的垃圾,无奈的发出叹息——任何事物都终会腐朽,不过,老树也许比我更幸运些。我望着老树,手再次轻轻地拂过它那曾经伟岸的身躯。不知为何,也不知是不是对老树说的,喃喃道:“老树,你睡吧,安心的,静静的睡吧。”言毕,转过身,朝家的方向走去。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3/12/24 22:11:37

她虽是一个普通的女孩,但她是个乖巧的女孩,也是个聪慧的女孩,还是个精致的女孩。只是,她不似他人那样自主。父母说的,她不会反驳,朋友说的,她不会异议。她知道,自己的生活,就像水中的浮萍,或是沙漠里的风滚草,随波逐流,有时候,甚至于,任人摆布。她固然知道,但是,她从未想过去改变——这世上,为生存而如此的人比比皆是,没有人会为了改变自己,而去树敌,为难自己。毕竟,“自由”、“梦想”之类的词汇,在她,应该说在他们生活的世界来说,太过飘渺,太过幻想。若执着于脱离现实的事物,就会被现实所排斥。正因为清楚的知道,于是,她不奢望改变,而是默默地祈祷每天都能平和。
  她轻轻的转过身,无意间,将视线定格在了书柜上的沙漏。那是儿时父亲送的生日礼物。刚收到时,自己很喜欢,于是便把它放在了房间的制高点上。只是,终日忙忙碌碌,如今偶然看到,才终于想起它来,慢慢走近,踮起脚,伸手,却惹来了一阵灰尘。而后,方才发觉有些不妥,根本不用刻意踮起脚来,只是伸手,便已能够拿到。她这才想起,上次把它捧在手里,距今,已有六七年了。那时,她还不过是十一二岁的小女孩,要够到这个书柜的顶端还有些吃力。而现在,这对她来说已是易如反掌,只是,双亲的两鬓如今也早已斑白,只有它,本是记录时间的物件,却因为被时间遗忘,而一成不变。想到这些,她忽然觉得眼睛酸涩不已,却流不出泪来。揉了揉眼睛,停在半空的手略做犹豫,终于还是把它拿了起来,放到桌上,用巾纸小心的拭净,在手中仔细端详。它果然如旧。眼睛很干,但是没有泪。她突然想起父亲的话,它就像我们的每一天,周而复始。于是把它倒过来,放在桌上,专注的凝视着里面的砂子由一侧缓缓地流向另一侧,在这之中,她仿佛看到了许多儿时的情形——父母的笑容、父母的礼物、父亲说的故事、母亲唱的摇篮曲……眼睛又是一阵酸涩,但还是没有泪。就在这时,夕阳从窗外照进来了,有些刺眼,她揉揉眼睛,用一只手遮住些阳光,抬头,夕阳给周围所有的事物都漆上了一层柔和的金色。她定了定神,把视线放回桌上,她顿时呆住了——砂漏的玻璃外框在夕阳金色的映衬下发出灿烂的光彩,但也露出了因时光流逝而刻在木架上的斑驳。
  心中的某些事物发出破碎的声音,她终于泪如雨下。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3/12/24 22:10:41

在某个繁华的都市里,上班族们每天匆匆的行进着。早上,拼命的挤公车和地铁。晚上,或急急忙忙的回家,或为了升迁和工作的事,在豪华酒店里不计后果的喝下别人倒过来的名酒。权贵们白天无所事事的坐在自己的宝座上。拿着自己该拿和不该拿的收入,收着自己能收和不能收的财富。晚上,趁着夜色,做着见得人和见不得人的事,说着见得人和见不得人的话。
  这些事,在白天,被工作的忙碌掩盖着。晚上,被城市的繁华掩盖着。毕竟,无论是地铁站里终日亮着的日光灯,还是高楼大厦间闪烁着的霓虹灯,它们,一个太过刺眼,一个太过炫目。因此,也就自然足以遮住这一切。而且,滴水不漏。
  照民众的俗语来讲就是--一切皆如往常。太多,也就习惯了,于是,熟视无睹。
  然而,就在这样一个繁华的都市里,意外的有一条已经没落的老街,一条古巷。她像一个被遗弃的孩子一样,静静的蹲在街角。在夜里,在万籁俱寂,一切的虚伪都被揭穿的时候,抬头,仰望星空,然后,幸福的勾起嘴角。
  老街本来并不短,只是,时光毕竟还是把她截去了一段,因为公路一步一步的逼过来了。沉稳而平静的老街到底不愿与新宠争胜。无心亦无力。于是,一寸一寸的退让。直至今日。本来,也曾经繁华过的,只是,是曾经。对于这一点,老街能够心平气和的接受。因为,司空见惯。没有事物可以真正做到永恒。这是,她站在这里数十年见证的事实。
  街上的房子多大都很旧了。最上层是民居。住着一些年迈老人。下层的原本是最早的商店街之一,现在,有九成都成了临时的仓库。但偏偏有一家店还在运营着。她和老街一起,继续静静的观望着这里的变化。
  那是一家旧书店。与她里面存放的书籍一样,店本身也已旧了。店主是一个二十几岁的青年。叫铭心。那店,是从他曾祖父手里继承下来的。店里甚至能找到民国时期的读物。只是,地处过于偏僻,所以,无人问津罢了。其实,那孩子的家庭并不拮据。恰恰相反,与一般人相较是有余的。只是,说来也怪,这个孩子从他父辈们的身上继承了一种他的兄弟姐妹们没有的东西--对这间店铺的执着。这孩子的曾祖父在有了一部分积蓄后,依然没有放弃这间书铺,因为,这是他的最初。而这孩子也以不想让书铺关门为由,留在了这里--尽管这个书铺难以给他带来收入。
  书铺面积不大,最里面的一个角落,放置着整间店里最庞大的物件--一座西洋式大摆钟。那也是极老的物件了。由于以写作为生。铭心有时会熬一夜。每当大摆钟敲过零点,他总会从屋里出来。做做深呼吸。望望天空。看看灰暗的街道。然后,露出幸福的微笑。然后,回去继续工作。
  在别人看来,这孩子是个怪人。甚至有些疯狂。是那么不可理喻。可是,一直注视着这一切的老街明白。他是想守护什么。就像他的父辈们一样。那是一件极飘渺的事物,亦或是一种难以言明的情愫。但那具体是什么,老街也不清楚。她只知道在自己这里,在这个青年的身上,有一种已经与都市里的人们渐行渐远的东西。那是一种品格,也是一种感情。
  这孩子还能守护多久,老街不知道。还会不会有孩子继承下去,老街不知道。但她深知,这个孩子是希望。她深知,在那孩子离开自己之前,在自己离开这个世界之前,他们会一起守护好那件事物,珍藏好那份感情,把那种品格坚持和继承下去。 
  

查看原文┆评论(0)┆类别(默认类别)┆发表于 2013/12/24 22:09:29
给我留言
您的称呼: 您还未登录 悄悄话 [插入表情符号]
验证码: